Header

2020-12-23 19:58

中央气象台环境气象中心高级工程师张碧辉分析,这次沙尘天气主要是受两股冷空气先后叠加,导致地面的气旋和大风带来的影响。另外,在内蒙古地区的沙源地一带,前期的气温整体偏高、降水偏少。这些条件叠加起来,助推了起沙条件的形成。

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发布的预报显示,受强北风影响,沙尘主要影响地区逐步南移。6日起,华北地区沙尘天气将逐步结束,但受沙尘传输影响,6-7日南方部分地区可能出现短时中至重度污染。

他表示,同时也要看到防护林的作用主要是在沙源地改变起沙机制,但防护林对风只能起到一些局地的影响。“这次影响北京的沙尘,基本上是在5000米的高度输送过来的。”在这种情况下,防护林对风场的影响微乎其微。

4日傍晚,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沙尘暴蓝色预警:预计4日夜间至5日,北方大部将先后出现4-6级风,阵风8-9级,其中,内蒙古中东部、华北北部、东北地区西部等地局地阵风风力可达10级。北京等地区的扬沙或浮尘天气也将继续,其中内蒙古中东部部分地区有沙尘暴。

张碧辉说,和历史同期相比,今年沙尘天气的次数偏少,强度偏弱。这是今年第7次沙尘天气过程,而近十年同期平均次数为8.4次。另外,往年基本上到了5月这个时候,会出现2次以上的沙尘暴天气过程。这次沙尘暴是今年出现的第一次沙尘暴天气,出现得少,出现得晚。

“我国沙尘天气减少主要有两方面原因,”他说,一方面是气候变化导致影响我国的冷空气整体呈现减弱、减少的趋势;另一方面就是近些年我国做了很多防风固沙的工作,包括三北防护林等,对于沙源地的起沙条件有一些改善,不利于形成沙尘天气。

不少人感觉这几年沙尘暴并不多见。我国北方的沙尘天气是不是减少了?

他说,从蒙古国一直到我国内蒙古一带都出现了大风天气,沙尘从蒙古国开始一直往我国传输。但在传输过程中,我国国内的沙源地,也贡献了一部分沙源。

沙尘随着大风而来,也将随着大风而去。张碧辉表示,从目前的气象条件分析,预计到5日傍晚,北京的沙尘天气影响逐渐趋于结束。